威尼斯人盘口

首页  >  新闻发布  >  故事 > 正文
闯出国门第一船——中国第一艘出口船“长城”号建造纪实

文章来源: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9-06-03

1981年9月14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但对于大连造船厂(大连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前身,以下统称大船集团)的员工来说,这一天注定永生难忘。

那天,秋高气爽,万里无云,大船集团迎来了史无前例的盛况。2号船台张灯结彩,鼓乐喧天。船台上,一艘巨轮——2.7万吨散装货轮“长城”号,身披节日的盛装,傲然挺立,等待着下水的神圣时刻。上午8时25分,“长城”号沿着平展的滑道徐徐滑向大海,悬挂在船艏的巨大彩球迎风舒展,上千个五彩缤纷的气球冉冉升起,凌空飞舞,在场的人们无不欢呼雀跃,纷纷流下了激动的热泪。

“长城”号货轮,是中国第一艘出口船,也是我国船舶工业史上第一次按照国际规范和标准建造的万吨级以上船舶。 它的顺利下水,有力地宣告了我国造船工业具有承建国际水平船舶的能力,谱写了造船工人造好出口船、为国争光的新篇章。然而,辉煌的背后,又有多少人知晓曾经的艰辛与磨难,曲折与泪水……

“这艘船我们接了”

时光的日历翻回到1980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着祖国大地。然而,那时候,搞好船舶出口,打入国际市场,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年初,北京六机部会议室。部长柴树藩与时任大船集团厂长的孙文学相视而坐。柴树藩心事重重,表情凝重,他说道:“有外商要在国内建造一艘2.7万吨的散货轮,要求完全按照国际规范和标准设计建造,这在国内是第一次,部里已经征求了好几个厂的意见,他们都表示有困难,不敢承接。”这时,柴树藩将目光转向孙文学,“文学,你们那里怎么样,你敢不敢干?”此刻,会议室寂静无声。面对部长的提问,孙文学面色平静,内心却波涛汹涌。他想到了可能遇到的种种困难,但同时也想到了1977年12月邓小平同志提出的“中国的船舶要出口,要打进国际市场”,想到了工厂建造2.4万吨、5万吨以及各种军用船舶的经验和基础,想到了工厂有一批理论基础好、实践经验足的工程技术人员和一支吃苦耐劳、能打硬仗的造船工人队伍。有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的指引,有小平同志的关心和鼓励,有上级主管部门的支持和帮助,我怕什么?经过这番深思熟虑,孙文学语气坚定地答道:“我们敢干,这艘船我们厂接了!”

孙文学深知,当场接受任务着实仓促,也有些冒险,大家肯定都对自己能否圆满完成任务充满了怀疑。从北京回到大连的当天晚上,孙文学彻夜未眠。第二天早上一到单位,他立即召开厂务会议,将在北京开会时与柴树藩部长商谈的情况作了汇报。会上,大家踊跃地谈论着自己的见解,有的表示赞同、有的在认真思考、也有的同志说:“造出口船一切都要按国际规范标准干,没有经验,要慎重对待。”但与会的多数人员都表示理解和支持。孙文学听了大家的发言,激动万分地说道:“建造出口船是大势所趋,大连造船厂是全国造船大厂,物质技术条件都比较好,应该带头先走一步。只要大家众志成城、团结一心,我相信一定能造好出口船!”随后便立即指定专人,匆忙赴京参加六机部组织的谈判班子,进行谈判和合同签订。

谈判一切顺利,同年5月5日,中国船舶贸易公司、大船集团与香港联成轮船公司签订了2.7万吨散货轮的建造合同。

“造好出口船,为国争光”

“建造中国第一艘出口船”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传遍全厂,工人们奔走相告,议论纷纷。为了建造好“长城”号,厂党委专门召开了扩大会议,并在全厂进行动员,向职工反复强调,能否造好“长城”号,是关系到国家声誉和我国船舶产品进入国际市场的大问题,并提出了“造好出口船,为国争光”的响亮口号,号召发出后,开工前的准备工作便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从塔吊林立的船台到机器轰鸣的车间,从机关科室到生产班组,请战书、决心书像雪花似的飞满全厂……造好出口船的共同目标把领导干部、广大工人和技术人员的心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由于“长城”号是按照英国劳氏船级社(LR)和日本JSQS质量标准设计建造,需要符合23个国际规范、规则和公约的要求,挑战前所未有。1980年11月20日,船体车间内人头攒动,大家脸上写满兴奋与期待。当“长城”号的第一块钢板开始号料,现场一片欢呼与掌声——中国第一艘出口船正式开工建造啦!

1981年2月20日,一个寒冬。雪后初霁的船厂银装素裹,船台上下,一派繁忙。上午9时许,四台塔吊随着清脆的哨声,挥舞铁臂,把一个巨大的船体分段吊上了船台,拉开了“长城”号船台分段合拢的序幕。

“长城”号船体由重达十几吨甚至上百吨的100多个分段组成,要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么多分段的吊装、合拢、焊接等工序,达到主船体成型,任务艰巨,谈何容易?当船台合拢的号角吹响,早就憋在工人心中“大干出口船”的劲,犹如火山一样迸发出来。在工人们挥汗如雨的奋战下,一个个庞大的船体分段乖乖地上了船台。然而,事情并非总是一帆风顺,随着工程的进展,各种困难也接踵而至。

随着船体渐渐成型,艉段合拢已刻不容缓,可是,用反造法装焊的重达170多吨的艉段,合拢前的空中翻身,对工厂现有起重设备来说是一大难题。如果把艉段分成两个分段合拢,则会大大拖延建造进度。为了不耽误生产进度,技术人员们重新制订了艉段翻身工艺规程,第一时间送到了工人手上。经过36小时的连续奋战,最终顺利完成了艉段整体翻身和船台合拢,压在大家心口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船体分段喷漆工作全面铺开,但六月的大连,阴雨绵绵,可阴天下雨不能喷漆,油漆工人纷纷咬牙跺脚,坚定地表示:“只要船体分段一出来,休想在我们手中耽搁半分钟!决不能耽误后续施工!”工人们说到做到,雨后天刚一放晴,大家便手持工具,扑到分段上,没日没夜地拼命奋战起来。除了阴雨,还有高温。三伏天钻舱底,犹如进蒸笼,连续不停地喷漆,汗水顺着后背淌到脚下,眼睛被熏得又红又肿。纵使千辛万苦,工人们浑然不顾,大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把阴雨耽误的时间抢回来!”

在管路安装的繁忙时刻,预想不到的施工困难,随时横在工人面前。吊车倒不出时间吊运管子,工人们就人拉肩扛,把一根根管子送到船舱里;法兰供应不上,工人们就自己动手连夜制作;大型阀门没有到货,工人们就自制阀门模具代替……管匠工人们都风趣地说:“出口船想在管道上耽误事,没门!”

“造好出口船”的口号,将全厂技术人员的智慧,老工人的经验和青年工人的干劲拧成一股绳,产生着神奇的力量,无论多少“老大难”,无不迎刃而解。一个个忙碌的身影,一幕幕感人的画面,定格在大船集团的史册上。

“开创了中国船舶工业的新纪元”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当“长城”号以它197米的巨型船身,屹立在船台上时,每天路过它的人们,无不瞻仰它,称赞它。它那光顺的外形,高质量的焊缝,美观大方的舾装件以及高光洁度的瓦斯切割面,均接近世界先进水平。房间装潢水平高,管系试验几乎无跑、冒、滴、漏现象,基本上一次交验成功。全船所有检验数据,全部达到或超过合同要求。

在“长城”号完工交船前,外国验船师将信将疑地对船体五项主尺寸进行了实地测量。测完后,他大吃一惊,因为五项指标中,有一项误差几乎为零,另外有一项为l毫米,一项为2毫米,其余两项也大大低于允许的误差要求。“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不会是我测量错了吧?”验船师目瞪口呆,似乎不能理解这样的结果,他马上当场认真仔细地又测量了一遍。事实证明,第一次的测量准确无误。这时,他钦佩地伸出大拇指,赞叹道:“简直完美,真没有想到!”站在一旁的船东也高兴地说:“这艘船比我预计的要好得多,质量完全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确实是一流的。”

1981年9月14日,船厂工人们翘首以盼的日子终于到来了——“长城”号船台建造工程完工,即将举行下水典礼。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古牧,专程来到大连出席仪式,并为“长城”号下水剪彩。船东包玉星先生陪同其父亲及家属亲友数十人,由香港租赁两架包机飞赴大连,参加典礼并参观。在仪式现场,各方都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们对双方的友好合作及“长城”号的成功建造给予了高度评价。

“长城”号货轮交工后,于1982年1月起锚离开大连。离港的那天,无数船厂工人驻足码头,望着“长城”号渐行渐远的身影,大家恋恋不舍。

“长城”号首航经日本驶向美国,途中经受住了4次狂风巨浪的考验。一次在横渡太平洋时遇上了8级风浪,船体倾斜达45°,但船从未偏离航向,各种设备运转正常,最终经过6个昼夜的奋战,安全抵达美国洛杉矶。经检验,全船万米焊缝无一处破损,油漆无一处剥落。此事随后被传开,赞誉便纷至沓来。船东包玉星立即致信大船集团,高兴地把“长城”号誉为“无可怀疑的优秀船只”。同时,他还在报纸上发表文章,盛赞大船集团的船舶建造质量。英国劳氏船级社主席评价说:“‘长城’号的出口,开创了中国船舶工业的新纪元。”邓小平同志知道后,称赞道:“你们的合作是成功的。”

凭借“长城”号创出的信誉,大船集团在国际市场的影响迅速扩大,各国各地区的订货主接连不断,纷纷前来询价、谈判、签约,不久便与香港以及欧美一些国家签订了大量订单。大船集团逐渐在国际市场站稳了脚跟,工厂的振兴发展有了更加广阔的天地。大船集团船台上下,车间内外,广大职工正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谱写着更加灿烂的新篇章。

【责任编辑:王钰】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

 

关闭窗口